番外:爱无止尽二

其实他私下里是拜过佛的。

他还认识了弘法寺一个老和尚,每当感觉郁闷得迈不过那道坎的时候,他会去找老和尚聊聊天。

虽然表面对祝大安说他才不信佛,可实际他还专程去泰国拜过的。

最初他觉得自己会求佛祖保佑,让他把女人抢回来,可真正浮上心头的,不知道为什么,却是希望她能幸福。

这可真是操/蛋了。

仿佛是他不受控制的直觉祈祷。

祝小安难产的时候,他又去弘法寺求过一次佛祖,捐了很多香火钱,他拜佛之前还想是不是应该在求保佑祝小安平安无事的时候,顺便保佑林雪昀挂掉。

最后终归还是求佛祖保佑他们一家平安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神经病。

自己纠结这么多,其实也没人知道,要是人家知道,他才觉得操/蛋恨不得杀人呢。

他虽然郁闷无可解的时候会去找和尚,但是不代表他虔诚,更何况他学习、看书之后觉得知识可以解决自己的疑惑,就不是那么乐意再去找和尚聊了。

人总是在感觉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转向神明。

……汜减汜

祝小安笑道:“他挺好的,不出任务的时候就在科研所上班。”

“听说你们有一对双胞胎,林雪昀真是幸运,计划生育都能儿女双全。”他笑得有些意味不明。

祝小安却想起他受伤的事情,“的确是够幸运的。”如果不够幸运,他可能又要死一次,要是林雪昀死了,她觉得自己不一定能熬下去,曾经以为可能不会爱得入骨,可走到今时今日就会发现已经没他不行。

所以,现在这样的日子,真的挺好,平平淡淡的,忙忙碌碌的,就好。

……

续了一杯咖啡之后,常三春道:“95年的时候我们就把业务发展到北京了,不过那时候发展得很不顺利,不像现在政策这么好。”

那时候他还是心有不甘,总想寻找机会接近她的,不过林雪昀实在是太敏感又豁得出去,立刻就找到他,“业务可以开展,你不可以留下。”

他觉得自己不想再受他威胁,因为没有什么把柄,反而林雪昀有把柄在自己手上。

“我觉得咱们需要好好聊聊祝高升和耿翠娥的死。”他这样威胁林雪昀。

林雪昀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但是那冷淡的笑容却在昭示什么,“你应该去找警察聊,你怕县城和市里的公安局不听你说,你可以在京城报警。”

常三春就知道林雪昀根本不怕,他也知道自己说得话只怕也没人会信,当年他气愤之下是想去杀了祝高升的,一个傻子很容易出意外,没有祝高升祝有财就不能再逼迫她。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定要那样为她出头,疯魔一样,看不到她那么受委屈,就好像凭空心头烧起一把火,做什么都不在乎。

不过那天晚上他去的时候,却看到了另外一个人,虽然夜色很浓,可他影影绰绰地却还是看到一点什么。就算当时不敢肯定是林雪昀,可那身量却有几分相似的。等过两日林雪昀突然来到常家屯,很快耿翠娥又触电死了,他就越发肯定是林雪昀。

可他的确是没有证据的,因为那天晚上他并没有当场验证,就那样看着那个人趁着黑夜消失了。

他甚至都没有刻意去澄清弟弟和一些人对他杀死祝高升的猜测,至今祝大安都认为是他杀了祝高升为妹妹出头,对他十分信任。所以祝大安也会主动告诉他祝小安所有的事情。

他突然觉得,现在的林雪昀比起当初的高中生,已经更加强大可怕。

而他根本撼动不了。

这种滋味可不好受,甚至如同一刀砍在背上那样直接。

没有靠近她就被迫再一次南下,不过林雪昀却也没有太针对他,反而还有意无意地照顾他在这里的生意——当然,也是打着帮祝大安的旗号。

这一次毒/品的事情,他之前一点都不知情,因为他不能来这里,而祝大安等人也没有那么强的掌控力,那些人就抓住了这个漏洞。牺如 bxwx.co 牺如

其实他还得感谢林雪昀,这一次如果不是及时将这些人揪出来,等越陷越深,那他的公司也就彻底毁了。

……

“能有现在的成绩,必定十分不易,希望你能更好。”

“说轻松那肯定是假话。”他点点头。

那些摸爬滚打得辛酸自然没必要跟人家讲,男人嘛把风光露出来让人羡慕就行了,流血流泪的事儿咽进肚子里,没的靠卖惨博取什么的。

祝小安笑了笑,低头看了看表,“时候不早了,改日我和林雪昀做东请你吃饭。”

他起身把外套穿上,祝小安已经买了单,又问他住哪里,开庭时候再见。

常三春帮她开门,她擦着他胸口走过的时候,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忍住没将她抱在怀里,“安安,我带着他们做事,都是清清白白的,绝对不碰毒的。”涉黑现在也很少。

祝小安笑道:“这个司法机关会有调查的,你放心,我们不冤枉任何人,也不放过任何人。你的员工你也要约束好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出了咖啡厅,他看到门外停着一辆军绿色的大吉普,车窗落下露出一张墨镜遮住大半英俊得欠揍的脸。

林雪昀摘下墨镜,开门迈下车,“巧啊。”

常三春看了他一眼,笑了笑,“我们公司有案子在这里,我特意过来的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芈何芈林雪昀点点头,把祝小安的包接过去,对常三春道:“住哪里,过两天请你吃饭。”

常三春报上地址留下电话号码,又看了祝小安一眼,她朝他点头致意,他挥手告别。

看着他上了路边一辆桑塔纳,林雪昀才揽着祝小安上车。

“他公司的人跟贩/毒团伙有牵扯,案子转到我们院了。”祝小安三言两语解释一下。

林雪昀把她抱上车,“我知道,跟我们队年前出的任务有些关系。”年前他出的任务,端了毒枭老窝,才能这么顺利抓获顺藤摸瓜的。

……

……

一般人说改日请你吃饭,过两天聚聚,基本就是一句空话,说过就算的客套话。

不过在林雪昀和祝小安这里自然不是,过两天就是过两天,要等开庭结束,另外他们自己也要安排时间。

案子的事情很顺利,有人认罪有人抵赖,证据确凿,自然无从翻供,该判刑判刑。

请常三春吃饭,祝小安是跟院里打过招呼的,免得被人知道说她和涉案人员有什么私下交易。院长听说是她老乡,还夸她谨慎,又夸了几句常三春年轻有为,然后夸她家乡人杰地灵之类的话,给祝小安夸得都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多给老乡讲讲政策,做生意既要赚钱,也得守规矩,免得惹□□烦。”牺如 9bzw.com 牺如

“院长,知道啦。”

请客的地方是林雪昀定的,是一家很有名的私房菜馆,口味很好,菜馆上下两层楼,每次都要提前一天预订位子。

吃饭的时候常三春是带着祝大安一起来的,一见面祝大安就笑着问:“我外甥和外甥女呢?我连夜坐火车赶过来的,还好没迟到。”

那三人吃饭,怕是气氛有点微妙,祝大安一加入就轻松活跃不少,他就是个调和剂。

祝大安还是跟着常三春,早先常三春南下深圳,他还在家里管着那摊子事儿。后来常三春说家里暂时发展不起来,还是南方好,所以第二年祝大安也南下,他们扯起班子开始做倒卖生意。之后就批发、物流,96年开始搞进出口,那时候主要在香港、韩国、泰国等临边做。

去年开始又扩大了生意范围。

95年开始祝大安也时常来北京,所以他和祝小安走动得不少。祝小安过年生孩子那会儿祝大安还飞来探望,她和林雪昀都躺在病床上,把他急得不行不行的。

后来林雪昀醒过来,祝小安也母子平安,祝大安还跑去香山烧了香的,非说那里的和尚灵。

之后他想让祝妈妈来伺候月子,祝小安婉拒了,虽然现在关系没那么坏,但是也淡淡的,祝妈妈对她不冷不热没多少感情,她对祝妈妈也做不来母慈女孝那种场面,天天对着反而尴尬,更何况林姑奶请的月嫂更专业得力。

祝大安一坐下就把给俩孩子的礼物送上,祝小安一看,居然是两对足金镯子,老凤祥的,沉甸甸的压手。祝小安可不喜欢给孩子戴这个,当初生孩子以后,姑姑林卫红就买了手镯脚铃铛的,估计祝大安来的时候看见就记住了,以为她喜欢呢。

她丢回去,“你还是留给你自己孩子戴吧。”

祝大安到现在还没结婚,祝爸妈整天唉声叹气,不过现在也不敢烦她。

祝大安就递给常三春一盒,“三春,这个送给你未来孩子戴吧,这个留给我未来孩子,小安送咱们的。”

常三春:……汜减ZonGcAiWE*nxUE*.com汜

他推回去给祝小安,“孩子不戴也没关系,礼物送到就行。”

祝小安就知道是他的意思。

祝大安笑道:“别瞧不起舅舅,怎么说也是亲的,收着,等我外甥大了,给他滚圈玩。”

祝小安:……

林雪昀拿了菜单递给常三春,又招手示意服务员要酒。

常三春似笑非笑地,“当年你还欠一顿酒呢。”

说的是那次在祝爷爷家吃饭的事儿。

林雪昀笑道:“成,现在你想喝什么,我奉陪。”随意得看不出两人曾经剑拔弩张,真就好似家乡旧友一样。

这人也是成了精,常三春如是想,他就点了两瓶茅台,又点了一支红酒给祝小安。

祝大安笑道:“怎么着,你们一人一瓶,没我啥事儿啊?”

祝小安把那瓶红酒推给他,“跟我喝这个委屈你吗?”他现在不烫头穿喇叭裤了,估计去深圳大都市接受了熏陶,看着正常点,坐在那里也算是帅哥一枚,能吸引不少单身女孩子的注意力。

气氛开始还是很融洽的,虽然是假象的融洽,不过等三杯酒之后,就开始有点变调子。

祝大安看着祝小安,“妹夫能喝那么多酒吗?”林雪昀本身不是很爱喝酒,还受过伤,平时除了和祝小安出来吃饭开瓶红酒,聚会的时候都不多喝,大家都知道也不逼他的。

祝小安虽然也不希望他喝太多,但这种时候她也不会拖后腿,就时不时地让人再加个热菜,提醒喝酒的两人也吃点菜别只喝酒。只要她夹给林雪昀的,他都会吃掉,从来不会浪费一点,所以她看他吃得少就会主动给他夹菜。芈何芈

常三春开始还一直和林雪昀喝酒并且带着较劲的意思,后来看祝小安给林雪昀夹菜,他就看了她一眼,然后自己喝。

原本有些想说的话有些什么情绪,现在似乎都被酒给压下去了,也或者时过境迁已经没有说的必要。

更重要的,怕是没有说的资格了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那时候还能仗着混账,无所畏惧,现在么,都不在是孩子,又有点身份,根本不可能再做那样的事儿。

怕是连一句不适当的话都不好说。

不适当的话不说,不恰当的情绪都不适合流露。

而他们,也没有什么可叙旧的,不过是他单方面一厢情愿想要来看她而已。

所以除了喝酒,还真是没别的能做的。

……牺如 75zworg.com 牺如

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,期间祝小安去柜台往家打了一次电话,回来告诉他们林琛哭闹了一会儿,后来和妹妹一起睡了。

祝大安告诉妹妹,萍萍想嫁给常三春,被常三春骂了一顿,让她找个本分过日子的嫁,所以她现在跟他们公司一个大专生处着。

常敏如今也去了他们公司,做出纳,找对象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,有意无意地总想跟她比一比,要找个哪怕没有林雪昀那么优秀,也不能太差的,可想而知自然不是那么好找的。去年谈了个老外男朋友,不过常三春说那人不可靠,就是个玩玩的,让她也玩玩就算。

他还告诉祝小安,祝有财96年的时候和村里一个婆娘勾搭,给人家送点这个送点那个,结果人家就是图他东西,他一生气借着酒劲去骚扰人家,被人家男人一顿胖揍打瘸了一条腿,还要告他□□。祝有财吃了一个哑巴亏,什么也不敢做,祝有为被祝妈妈管着也不能管太多,所以祝有财越过越潦倒,现在拖着一条腿,这还不死心,总想勾搭女人生儿子,现在村里没人搭理他,他干了不少恶心事,祝爸爸也不怎么搭理,他整天骂骂咧咧哭哭啼啼的,如今凄惨得很。

“叫我说,他还不如他老婆孩子死了得解脱呢。”祝大安对他也没有半点同情心。

祝小安就更没有了,要不是祝大安讲,她对祝有财都没有多少印象了。这几年上学的时候学习真的很忙,后来又实习,回家的次数都屈指可数,回去也是陪着爷爷奶奶,对祝有财根本是一个眼神也懒得分。

如果不是祝大安现在改好,她原本是想把爷爷奶奶也接出来的,不过老人年纪大了恋家不肯出来,知道她过得好比什么都强,他们在家里吃喝不愁,还有老邻居老亲戚,祝有为夫妻也还算孝顺,他们就不肯出来。

“对了,这次回家,我还替你去看过杨校长,你王老师天天背着个照相机不是拍照就是画画,年轻了十岁。”

自从来了首都上大学,每年寒暑假祝小安都邀请杨老师夫妻俩来首都玩,真正目的是让他们都做个体检。开始两年他们一直没时间,后来97年杨老师终于带着王老师上京,祝小安陪着他们先玩,后来去体检查出王老师乳腺增生,先做保守治疗,大夫建议她减轻压力,保持心情愉快,然后定期复查。第二年杨老师当了初中校长,王老师就办了内退,心情好压力小,病情得到控制。去年复查,大夫说状况良好。汜减ZongcAIWE*nxuE*.com汜

祝小安和两位老师一直都有联系,忙了就不写信直接打电话,所以她其实知道家里的情况。

但是祝大安能主动关心她关心的人,她自然也高兴,真心觉得他改变了很多,至少比前世有了更多人情味,不再那么自私懒惰。

人要改变不容易,可若一旦改变,却也能绝地逢生,改变命运。

祝大安是,常三春也是,而她又如何不是呢?

常三春自己改变,连带着常四春也不会死,他爹不用坐牢坐到死,他老娘和妹妹也不用死。

今生和前世已经迥然不同,路就在脚下,只要秉持初心,好好走下去前途必然一片光明。

我们都希望,明天会更好。

……

林雪昀和常三春喝得都有点多,祝小安让祝大安送常三春回酒店,临上车上常三春回头看了她一眼,什么也没说便上了车。

等他们离开,林雪昀站不住一样靠在她肩头,祝小安知道他喝多了赶紧把他扶上车,让他坐副驾驶她来开车。

“我没喝醉。”他低低的笑,因为醉意声音更加磁性缠绵。

祝小安心疼地看他,“又不是非要喝那么多,路上我们去买解酒药。”喝醉的人从来不说自己喝醉,以前他没喝醉的时候跟她装醉,缠着她不放。

给他扣安全带的时候,林雪昀张开手臂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滚烫的唇贴着她耳底,“小安,谢谢你选择我……谢谢你愿意陪我一辈子。”

唇齿在她耳底缠绵,像孩子一样恋着她。

她忍着他带来的酥/痒感觉,扭头看他,路灯暖黄的光芒照进来给他镀上一层柔光,醉意朦胧的双眸里眼波欲流,笑意吟吟,似乎又是当年夏天来找她的那个青葱少年。

不管过去的,还是现在的林雪昀,都是她深深爱的人。

“是你选择我,宠着我……”她主动吻上他的唇,谢谢你,林雪昀,我爱你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【那么,故事就走到这里,他们的人生自己继续吧。我喜欢的祝小安和林雪昀,祝他们一生安康,还有我的读者们,祝你们一生安康。然后我继续去编造新的人生故事,新文会在下月初开,内容是小夫妻穿越五六十年代的奋斗故事。希望亲们能继续支持,么么哒。只要开坑会努力日更。芈何芈

【请亲们收藏一下我的作者专栏吧,点击桃花露进去收藏,鞠躬致谢!】

【谢谢亲们的一路陪伴,谢谢你们的订阅、留言、收藏,谢谢你们的打赏和鼓励。爱你们。】

喜欢九零之重启人生请大家收藏:九零之重启人生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