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

月明星稀。

宋慈身下的上官夜泓微微喘息着。

额上的汗珠子,一滴滴的往下落。

渗透了衣衫,露出了一大片的汗渍。

因为怕身上的人觉得不舒服,他特别在两人之间加了一层薄棉。

一是不想自己身上的汗意传到宋慈的身上。

二是想让宋慈睡得更舒服点。

饶是这样,他脚下的步伐走的依旧稳健。

等回了陆府。

在丫鬟伺候下,上官夜泓才将宋慈放在了床榻上。

只是才将人放下,他便冲去了茅厕,将已经恶心了许久的胃里清空。

好一会儿,他缓和好了。

从茅厕出来,陆商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陆商对他一笑:“累不累,再走走?”

“好。”上官夜泓双手负后,便是在看到陆商的那一刻,因为恶心胃疼的状态便收了起来,转而是一身独有的王者气势。

白日,上官夜泓陪着宋慈逛街的时候,陆商就派人随从了。

甚至于天黑那会儿,他因为羊肉吃太多了出去散步,还特别跟了一路。

看着上官夜泓在宋慈面前的表现……和如今的贵气在身,仿若是两个人。

谁能想,或者说是谁敢想,这一朝天子,竟是愿意为了一个女人,放弃这江山、这九五至尊之位。

陆家花园,大而繁。

陆商走在前面,道:“你看着花园里的花儿,在慈儿来之前,我请的是江南名匠来种植的,我听她娘亲说慈儿喜欢木棉花,我便在这院子里都栽了这些,春天时满院橙红,夏日时一树绿荫,给这院子也添加了丝丝的凉意,后来尽管她在宫中见过了郁金香、牡丹、月季……那些娇嫩的、嫣红的种类之后,她还是最喜欢木棉,是以她还是跟了她那亲爹和几个哥哥的性子,喜欢就是喜欢了,怎么着了都不会有多的改变……所以她当初入了宫……便是在宫内若冷宫一样的地方待了三年,我信她也不曾有过一句悔……”

上官夜泓微微抿唇。

心下的思绪烦扰了。

陆商看着他表情,又是一笑道:“如今贵人在我带慈儿回江南的路上就一直跟着,为了慈儿连性命都敢豁出去,是以,陆商觉得贵人是是一条汉子,对待政权拿得起放得下,但我觉得贵人对待感情倒不见得……当初那几个马匪就当真能够是贵人的对手,你硬生生抗下那一刀,你是想赎罪,想用性命去赎

,是不是觉得便不亏欠了……”

上官夜泓心头微微一震。

倒是都被陆商言明了。

“所以我救了你,还将你带了回来,我觉得我不能让慈儿今后一个人受苦,我得让你陪着她,她一身伤病,必然是需要一个能够为她照料之人,若是你真的希望她好,应该明白我今日这一番话的苦心,就这样吧,待会儿慈儿恐怕又会觉得疼了的……”

梅雨季的夏日。

江南潮湿多水。

便是最好的药用着,也让宋慈夜晚睡觉的时候几分不适。

上官夜泓朝着陆商鞠了一躬,道:“上官夜泓的命,早在得知所有真相的那一刻就明白该怎么做了,曾有短见,心属惭愧,只愿日后能够常伴亏欠之人身边,感谢陆大人提点,夜泓谨记于心。”

说完,上官夜泓快步走向了后院。

去了宋慈的院子里。

院子里,丫鬟佣人正等着。

等着上官夜泓来。

“你终于来了,大小姐喊着疼呢,怎么办,还用之前的法子吗?”

上官夜泓没言语,双眼看到了一旁准备的冰块水儿。

便是将外衣脱去,整个人都泡了进去。

不一会儿,寒气就上了眉梢。

接着,上官夜泓从冰桶里出来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又去了房内。

房间里,宋慈的喊叫才停歇了些。

这就是上官夜泓的法子。

夏日高温潮湿。

房内加炉火,祛湿。

但又不能让宋慈觉得太热,上官夜泓便用自己作为媒介,去给宋慈带去些许凉爽。

“只是活人经不住这样泡吧。”

丫鬟担忧的说。

“就是呀,怎么说都是一个人,又是冰桶又是火炉的,柴都不见得能受得住……”

下人们窃窃私语。

靖康王和陆商在门前没进去。

靖康王笑道;“我觉得你这个做外公的,还是得给上官夜泓一个名分,不然这样对宋慈名声也不太好的。”

陆商轻嗤道:“说你俗,你是真的俗,我觉得这样就挺好,一个愿意为奴,一个愿意装失忆,何必捅破这层纸呢,只要慈儿开心,我管他什么名声不名声呢。”

靖康王一惊:“你说装失忆?”

陆商:“嗯哼?”

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