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、更新

网 骗 之 王 君幸食 4768 字 5天前

周粥想了想上回在y国那个老教授的话,回道:【具体还要等那边的邮件,你是打算动身了吗?】

祁连风那边很快回信:【是的,申请已经过了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一个星期以后就会离开】

周粥:【恭喜你(抱拳)】

祁连风:【同喜】

断了聊天。

周粥在群里说了两句话,然后在车子驶向公寓的途中开始查看起微博。

昨天她喝醉的事情确实是个事故,但是应该没有造成什么太不能接受的结果。

事实上也确实如她所料,没有出大事,但是——

关于她的讨论暴涨。

之前每次有什么关于她的事情,微博上面相关的讨论也是很多,但是单单从直播来讲,这次的讨论是最热烈的。

昨晚直播她带了五个类型不同的土豪小哥哥,除了将人怼成壁花之外,言语之间,那几个小哥哥还在争风吃醋,尽管没有明面上杠起来……

毕竟是直播。

但是个中的修罗场气息,在场的或者看过录播的人,很轻易的就能感受到。

而最令人感到震惊的是,喝醉了酒的周粥对此视若无睹,并且活生生将修罗场发展成了屠宰场。

周粥直播的受众群体本来就十分多样化。

因此在微博上面各种类型的讨论都有,但主题只有一个:小昼是个真海王。

【谢邀,我在现场,当时的心情很微妙,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】

【谢邀,我也在现场,我觉得醉酒的臭婆娘怎么说呢,非常……的a,她带着那五个小哥哥过程十分不乐意,嫌弃之情溢于言表,就好像后妈带着五个拖油瓶一样,那几个小哥哥现场明显高到害怕,但是又想很玩,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】

【虽然小昼把其中一人踢出了房间,但是那个小哥哥还跑到直播间来疯狂刷礼物解释了,我的老天鹅啊,声音又好听,又会撩……只要老天赐我一个这样的男孩子,我就死而无憾了】

随着讨论的扩大化,小昼也第一次成功以海王的名义出了圈。

关于直播的录屏被剪成了很多个片段,这些片段在微博上的点击量高的吓人。

大家还在疯狂问有没有全部的录屏,乃至于周粥的b站粉丝都又多了一圈。

【小昼的“海”不是白叫的】

【我把这个主播以前的视频翻了一圈……怎么说,我虽然讨厌水性杨花朝三暮四,但是!这个主播真的活成了想要的样子,哎】

【有人觉得这是现实向玛丽苏剧吗?】

【高段位的海王根本不会对这些小哥哥动心吧,也许这些只是她养的小鱼苗的其中一部分而已】

【好像有几个小哥哥还和小昼现实认识(推测),不管是朋友还是追求者,我觉得能送这么高金额的礼物,本身就说明主播的身处的圈子就很不一般,可能是白富美之类的,想一想,周粥不也是富人圈里的吗?】

此次的五排真实的展示了周粥的海王实力。

一般海王是要被骂的,但看了视频之后骂周粥的人却很少,实际上如果她昨天表现得稍微绿茶一点,或者游刃有余的分割对每个人的关注,那么现今网络上的舆论可能是另外一番结果。

可惜她喝醉了,避免了这一切。

毫不做作的姿态,没有掺杂半点暧昧的情绪,反而是嚣张的“喷”了任何人。

这他妈就一个字——爽。

甚至某乎上也出现了相关的帖子。

【论一个海王的自我修养——以海王小昼为例】

【如何脚踏五条“船”不翻车,喜欢网恋的女生注意了】

实际上成为海王也是需要实力的。

被喜欢始终是一件值得羡慕的事情,只有本身是可爱的,才会有人爱你。

而被那么多人“爱”,也从侧面印证,小昼是“可爱”的。

虽然很少有人将这种想法在评论区表达出来。

但是多数围观群众由此产生的惊讶羡慕的情绪,正是从这个点出发。周粥将原主以前悉心经营的网骗事业——某种另类的方式,坦然摆到了明面上,摆到了所有观众的面前。

这并没有什么好遮掩的,周粥本身也不屑去遮掩。

酷。

【我声音不好听,也长得不好看,每次玩游戏的时候,碰见开麦的声音又好听的小哥哥都很自卑,不敢开麦……但每次看小昼的直播都好激动啊,我好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像小昼那么讨人喜欢(dbq我在做梦)】

【说实话,我觉得小昼哪怕声音难听一点,她本身性格本身也会吸引很多人的】

【楼上加一】

…………

周粥看着这些讨论,默默的摁熄了手机屏幕,然后面无表情靠在座椅上睡着了。

真是丢人。

冯呈面色如常的开车,到了公寓所在点,他远远的就看到了几个男生在门口等着。

车慢慢停下,林项汝眼睛亮了亮:“哎!来了吗?”

韩峥看冯呈从驾驶座上下来,点了点头:“应该是。”

周钰冯没说话,盯着车子,仿佛想透过铁皮壳子看到里面的状况。

“你们来帮忙搬东西吗?”冯呈朝几人露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,他身上穿着衬衫,一副精英人士的模样。

林项汝眨了眨眼睛:“周粥呢?”

冯呈指了指后座的位置:“在里面睡着了。”

他打开后备箱:“这里是部分的东西,待会儿后面还有量车过来,麻烦你们帮忙了?”

不愧是做贯了领导秘书的人。

使唤起人来,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。周钰冯没想太多,撸起袖子,就过去搬起东西来,而韩峥和林项汝对视一眼,也面色如常的走了过去。

冯呈从里面提出一个黑色的小型行李箱:“这个我来。”

他的语气仿佛在说:你们拿那些不重要的杂物就好,重要的东西还是我来拿。

这话本来没什么问题,但是听着就是不太舒服。

林项汝朝车里面看了一眼,有点怀疑周粥是不是真的在里面。

于是他眯着眼睛放下了手里的东西,然后欺身到后面的玻璃窗看了看。

只可惜车窗是单向可见的,林项汝什么也没看到,他正准备悄悄窗户,叫醒里面的人,窗子却自动缓缓下降。

是的周粥在一分钟前瞌睡醒了。

后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,她揉了揉太阳穴,一偏头就看到窗外一张放大的脸。

“!”

“嗯哼?”周粥弯了弯嘴角,语气自然朝林项汝打招呼。

趁林项汝愣住,她开了另一侧的车门,起身出去了。

听到声响的周钰冯抱着纸箱转身过来看,随即和林项汝一样愣了半晌。

唯有韩峥站在原地,貌似自然的朝她点了点头:“醒了?”

周粥点点头,漆黑柔亮的发披在肩膀上,随着她的步伐而轻微的晃动着。

她走到另一侧接过冯呈手里的行李箱:“我自己拿。”

冯呈耸了耸肩,“好的。”

她朝前走了几步,见林项汝和周钰冯还站在原地,挑了挑眉:“不进去吗?”

她的脸变得漂亮太多,但是声音却没变,平静、淡然。

好像穿过这燥热的天气,带领几人回到了一年前的公寓生活,

周粥一直以来都是这样。

林项汝恍惚了一下,响起某个下午周粥在众人的注视中晾晒被子的的场景。

他将当初那张面孔替换成周粥如今的样子,居然没有任何的违和感。

他下意识笑了起来,脸上露出两个酒窝,看上去精致好看:“嘿嘿,进去呀!走,门没锁,里面还开着空调。”

周钰冯也移开视线附和:“对、对!进去吧。”

说着他率先转身,脚步有点忙乱的朝着里边走。

“我又买了几盆新的盆栽回来……打算给你房间里再放一盆。”

“话说回来,你到底是不是小昼啊?”

“算了,今天晚上一起出去吃自助吗?”

“哎……冰箱里我带了奶茶。”

“奶茶喝了容易发胖,建议别吃。”

“是少糖的……”

院子里的树上传来蝉鸣,带着生气的年轻男女的交谈声逐渐远去,很快公寓里传来了乒乒乓乓放东西的声音。

冯呈站在车边看着他们的背影逐渐消失,脸上的笑容淡了一点。

…………

虽然说周粥从周家搬出来周汝海有点意见,但是考虑到周粥的想法,他没说什么。

其实他不同意也不能改变什么。

熟悉的摆设让周粥感到心情宁静。

相比于待在周家,什么都被照料得很好的状况,周粥还是愿意回到这里。

虽然是个三名异性住在一起,但是平常的交流很自然,有种和朋友相处的感觉。

可能是一开始穿到原主的身体周粥就待在这里的缘故,看到阳台上几株长势喜人的盆栽,她有种微妙的愉悦感。

把东西都送进房间里,完全打理好一切已经是到傍晚了。

周粥出了一身的汗,头发也有点湿,出了门林项汝递给她一杯冰冰凉凉的草莓奶茶,周粥接过后,rua了一把林项汝的脑袋。

林项汝又愣住了,反应过来,周粥已经绕过他,拉开了阳台的门,然后一手拿着奶茶,一手拿着花洒,半蹲着查看起植物们的情况来。

她的背脊微弯,看上去线条纤细,透过t恤显露出来,有种特殊的干净感。

此刻韩峥抱着笔记本坐在正对着阳台的沙发上。

手指敲敲打打,而周钰冯在另一侧玩手机,似乎在打王者荣耀,声音有点大。

偶尔朝阳台的位置看一眼,看了之后便飞快低头,继而更加用力的玩起游戏来。

而现在纵观全场,除了周粥外,客厅的另外三个男生都穿上了宽松舒适的大裤衩。

韩峥的大裤衩甚至是花色的。

不过种状况在周粥回屋洗完澡之后有所变化,她顶着刚吹干的头发走出来,大家将视线投向她,但见她上身穿着白色的运动衫,下身却也换上了一条黑色的大裤衩,裤边刚好漫过膝盖,露出一双白皙匀称的小腿,再下面大大咧咧的穿着一双绿色的拖鞋。

众人陷入沉默,然后周粥十分积极的提议:“去吃自助吗?我请客。”

公寓不远处的路口就有一家很适合晚上去吃的自助店,因为只要走几步路,大家也懒得换衣服了。

十分钟后,众人放下手里的活出门。

并排走在路上,四人动作慢慢悠悠,斜斜看去,几人都穿着款式相同的居家大裤衩。

十分拉风。

韩峥本来是想换掉的,但是看另外几人都没有要换的意思,最后也就这么出门了。

还……挺舒服。

夏日的风到了傍晚凉爽了些。

天边还有点亮度,路灯却也提前亮了起来。

周粥和大家聊着半年内发生的一些事情,语气懒洋洋的。

她站在最边上,偶尔会把脚踩到草堆里面去,动作慢吞吞的,像是在散步。

因为离得不远,众人都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——那金钱的味道。

林项汝:“小粥同学打算在这里呆多久啊?”

周粥:“一周,之后还要去沪旦搞一个演讲,具体我也不知道,等通知……”

周钰冯:“这也太短了吧?”

周粥叹了口气:“没办法,庆大那边也要过去。”

周钰冯挠了挠自己的寸头,想说点什么,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。

topa和长青藤名校这种东西……离他实在太遥远了。

他还记得自己以前嫌弃周粥的长相普通呢,现在看来……他果然是个井底之蛙。

“之前的事情对不起啊……”周钰冯很诚恳的道歉。

周粥稍稍挑了挑眉:“对不起什么?”

“就……伤害到了你的自尊心?”周钰冯想了半晌,憋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周粥咦了一声:“有这事吗?”

她口吻淡淡:“我的自尊心一直都处于一个没受过打击的状态。”

心存疑惑的韩峥:“……”

准备圆话的林项汝:“咳咳——”

原本周身气压都点低的周钰冯:“啊?”

…………

周粥和大家热热闹闹的吃完自助回公寓。

由于重新回归了一下的宿舍生活,她心情不错,便心平气和的拿起手机看了起来。

昨天周粥拒绝了白且的游戏邀请,今天上午的时候白且就给她发了消息。

周粥点开来听。

白且:“我今天起的很早,感觉很无聊。”

白且:“小昼,你在吗?”

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很轻,然后柔和。

而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。

另一边江湛的消息也还在刷新。

大多是看了她的直播之后的各种不满。

周粥翻了翻,然后打字过去:【嘘】

很快,对面就发来了新消息。

江湛:【你别解释】

周粥:【……】我没打算解释啊大兄弟。

江湛:【¥%#%%##%¥】

江湛暴躁的将手机丢到一边,过了一会儿又拿了起来。

周粥并没有回什么。

他心情有点躁郁,抿了抿唇。

一拳砸在了面前的桌子上,发出的声响将训练室的其他人吓了一条。

“哎,湛哥,那个逗猫给你发了直播条款了吗?”一个队友看他很不开心的样子,铁着脑袋问。

江湛:“发了,不去!”

……

卧室内,白且正坐在电脑桌前,干净修长的手覆在键盘上,偶尔敲击两下。

手机被摆在电脑旁边,正在写一处微妙的心理描写,忽然手机振动了一下。

周粥:【我来了,玩游戏吗?】

白且盯着她的头像打字:【好啊】

白且:【你不是不喜欢打游戏吗?】

周粥挑了挑眉:【嗯?】

周粥:【何出此言】

她当然是记得上次和白且念诗的事情的,但是她还是说了这句话。

好像白且的话有点莫名其妙似的。

他语气温吞:“没有……玩、玩什么?”

如同周粥所预料的那样,白且又结巴了起来。

周粥:【随便呀】

于是两人打了两把王者,又玩了一把和平精英。

周粥并没有说太多的话,都是和白且有一搭没一搭聊着。

白且的好感值长得很慢,周粥觉得白且应该是喜欢文学层面上的甜言蜜语的,但是周粥最近没空,也没去找什么甜甜蜜蜜的诗词,所以就非常养老的打着游戏。

“你最近在玩射手吗?怎么不玩甄姬了?”

周粥看到他第一把选了马可波罗,语气有些惊讶。

白且沉默了一会儿:“没什么,我觉得射手比较容易赢。”

说完没过多久,白且又补充了一句:“比较适合男生玩。”

白且说这句话的时候,继女有点长的头发滑落到额前,遮住了一点屏幕的光亮。

他心里泛着一点微妙的期待,她会夸奖他吗?

或者说点别的也可以……

意识到这一点,白且的眉头悄然皱了起来。

他望向不远处还亮着的电脑屏幕,又低头看手机,耳朵保持一个敏感的状态,试图听到一些话。在写东西的时候,白且很少去想,出版之后读者会是怎样的想法,会有怎样的评价,因为哪怕有人批评他,他也会树立一个观点:他们是错的。

在自己擅长的领域,他就是如此的淡然,蔑视大部分他物存在,偶尔也会蔑视自己

但是现在,白且却有种患得患失的情绪,憋在心里,很不舒服。

他因为职业病……总是想得有点太多了。

回过神来,周粥却正好开口说话,声音里带着点笑意,语气清甜:“哦?那你很厉害嘛。”

“我玩这个游戏我也知道,换位置打一开始是挺难的。”

她声调称得上平淡,但是带有几分赞赏的意味。

“也不是特别难。”白且轻声道。

他的心情变得很不错。

然而下一秒,周粥便道:“但我就不同了,你看我打辅助到打野,转换得很快。”

“可能这就是天赋异禀吧。”

白且呆了一下,随即很想笑,而他也这么做了。

温柔的男声环绕在耳边,周粥挠了挠下巴,看着小地图,语气平静的提醒:“有人来抓你了,对面中路。”

语音刚落,下一秒,马可就被草丛里冲出来的小乔二技能扇飞,对面射手顺势接技能,他的头像瞬间变成了灰色。

白且:“……”

周粥叹了口气:“莫生气,我帮你报仇。”

年轻男人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,才慢吞吞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他安静的看周粥的操作,正在这个时候,白且听到了耳机里似乎有敲门声。

隐约间,他听到一个男声:“睡了吗?我有东西给你。”

白且垂了垂眼睛,眼皮跳了一下,随即收敛了笑意。

周粥那边没声音了,她关了麦,收了韩峥的迟来的礼物后,她说了句感谢,跳回到了床上,又重新操纵起人物来。

“嗯?我室友刚刚给我东西,欸?我还没死。”

周粥的声音重新响起,白且平静的表情有了点变化。

“是室友啊。”

“你和男生一起住吗?”

他声音挺乖的。

周粥道:“我不仅和男生住,我还和三个男生住。”

耳机里传来一声响动,周粥补充:“不过差不多大家算是同学,我们都是合租的,在一个……大公寓里。”

周粥的声音坦然,白且从她的语气里找到了解释意味。

脑袋里的某根弦好像被敲打了一下。

“哦、哦,好的。”

他低着头,手里渗出点汗意,哪怕在夏天,他身上依旧穿的是宽松的长袖衣服。

一只手拿着手机,另一只手攥着袖口,试图抹掉手心里的汗。

白且的脸轻易就浮上了浅红色,虽然在黑暗里不太明显。

他很喜欢被珍视的感觉。

会产生某种冲动,想要做点什么。

尤其是面对周粥的时候……这种感情倾向格外强烈。

2020:“白且好感值加10。”

…………

在公寓里的时间很欢乐。

周粥从京市寄了很多书回来,大部分时候,她会窝在卧室里看书。

虽然她拿了哈肯斯的入场券,但周粥心知那只会是一个开端,因为她选的介绍人是线数学的大佬,所以周粥看了很多和线数学有关的文献和书籍。

周粥试图找到她的下一个落脚点,也就是疑惑且可开拓的方向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她一边阅读一边演算。

偶尔走出房门,会发现大家都待在客厅里,于是她也会带着书在客厅的某个沙发上看。

林项汝经常给她吃的东西,这些东西都意外的很合周粥的口味。

这天林项汝递给他一盒奶油千层。

周粥把书放到膝盖上,双手接过之后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林项汝半蹲着,并没有要走的意思,周粥疑惑的歪了歪脑袋,但见他将自己一头看上去很好rua的棕色卷发往前耸了耸,眨了眨椭圆形的眼睛,一瞬间让周粥想到了被寄养在祁连风家的小美。

顿时,周粥表情怪异起来。

三十秒后,“哇……”林项汝捂着脑袋吃痛的叫了一声,有点委屈的看向周粥。

周粥收回手里的书,优哉游哉:“起开。”

那种语气,仿佛在驱赶什么猫猫狗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