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宁可饿着,也要耗下去的职工

当陈飞进以为人民群众都乐意接受改革,结果事与愿违。

他随便抓些待审批的文件,发现上头居然已经有二十几个签名,盖了十几个章。

这怎么不叫人火冒三丈。

时间就是金钱,你们当官上瘾了?

一点破事都要一群领导盖章,什么车间,后勤,财会,厂办,一大堆闲人吃饱了没事,每天就是想办法盖章。

不到五百人的汽车厂,竟然有近一百个“领导”。

此外,还有工会五六十号人,离退休干部一百多号人,各种带“长”的管理者超过一百五十号人。

更搞笑的是,汽车厂里面还有什么厂里搞了个妇联支部,有几十个大妈在里头,每天的工作就是帮厂里职工找对象,调解家庭矛盾,同时监管计划生育,分发节育用品。

关键是,这竟然要东方红汽车厂和钢铁厂掏工资!工资还不少。

凭什么!

一线干活的,居然不到两百人,最老实的职工收入最低还最受欺负,这工厂能办得下去才叫怪了。

类似的情况在全国国企都很常见,东方红还算好的,起码没有幼儿园和技校,特别是后者。

技校简直就是混混培训班,什么都学,就是不认真管。

一群未成年的青少年,到处偷鸡摸狗惹是生非,偏偏还管不了,因为他们都是未成年。

如果说这些都属于外患,那内忧就是那些体制内的人。

他们不但浪费钱,还降低效率。

厂里充斥着“干活我不行,捞钱我第一”的废物。

为此,陈飞进没少发飙。

他拿着上面给的特殊政策表示,若不按自己的要求来,自己就直接和上面提,大不了另起炉灶。

大佬们也知道这些问题,他们天天开会讨论,始终拿不出办法来。

结果,陈飞进这个不开会的主十分干脆,直接让不干活的人出去另求他路!

对于穿越者而言,前面那句话就是屁话,二十年后,口号完全一百八十度变化,变成养老不能靠政府。

所以趁着还有这波福利,赶快甩给政府,否则绝对过期作废。

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,将近两百号离退休人员带上亲朋好友,直接跑到厂里闹事,要讨个说法。

结果他们发现,自己不是唯一倒霉的那群人。

像是妇联啦、工会啦,等等与生产无关的部门,都被关了。

陈飞进直接让他们自谋生路去吧。

这一下子,又是几百好人哭爹喊娘上街闹事去了,不是封堵厂门,就是请愿,要求为民做主。

可惜,他们没想到,他们这些手段,在后世人眼里,都是小场面。

某个“黑心”资本家直接把厂子都关了,你们爱咋闹就咋闹,又不指望一个没有订单的汽车厂盈利。

至于钢铁厂……因为受到的波及较少,且还有加班费,职工们生怕殃及池鱼,根本不敢闹事。

下岗职工们倒是想去闹事,可陈飞进学习前世黄胜星的优秀经验,花钱雇了一群三教九流的人,守在门口,外加上一群退役士兵当保安,倒是没闹出事情来。

毕竟论道德底线,那群被下岗的职工,可是斗不过那些混混。

对于那些哭诉的人来说,陈飞进置之不理。

为了免得所有人被拖死,就只好让一部分人去死。

再说了,哪怕他不管,即将到来的下岗潮,也会教他们做人。

趁着现在就业环境还好,另谋生路其实是不错的选择。

等到下岗潮来了,根本不会有人管他们。

省里根本不管这些,把包袱甩给了市政府。

市委领导班子有心想劝陈飞进不要如此一刀切,一贯有话好说的陈飞进理都不理,直言这不是自己的责任。

资本家的冷酷面目暴露无遗。

市里都劝陈飞进:“能不能别一口气开除这么多人?好歹缓一缓。我们这边也受不了。”

“我记得市里不是还有很多岗位吗?直接让那些下岗的过去工作去不久行了。”

市里的人摇摇头:“说了,他们觉得那些岗位太累太掉份,不愿意干。”

陈飞进气乐了:“还轮得到他们挑三拣四?当我这里是活菩萨啊,我开高工资,是为了出口创汇,不是为了养一群闲人,连这点牺牲精神都没有,好意思跑来闹事。”

“不想干就等死,不想跟着时代做出改变,难道要拉所有人一起死吗?要不我把钢铁厂也关了,这样大家都很公平。”

市里的人吓了一跳,再也不敢提下岗的事情。

由此带来的影响便是,背地里咒骂陈飞进的人数不胜数,紧随其后的是各种状告黑料层出不穷。

然而,陈飞进上面有人罩着,根本不担心这些,更何况那些黑料都是子虚乌有。

另一个时空,当年黄胜星做的比这个还过分,也没被人绊倒,陈飞进就更不可能了。

在陈飞进大刀阔斧的改革下,管理层被大幅压缩,一堆吃闲饭的干部被踢走,剩下的也战战兢兢。

接着,给工程技术人员加工资,提升一线工人的福利待遇。

一线工人的工资,从之前的每月几十块,直接涨到了二三百。

技术工的工资,更是涨到五百多。

此外,与生产无关的,陈飞进都承包给外人,让几家外面的小企业来竞争,把成本压下来。

陈飞进这边改的痛快了,一群人则是不痛快了。

下岗的人,到处去闹事,恨他的人都想吃他的肉。

什么大字报、泼油漆统统都来了。

对此陈飞进不屑于顾,要是骂人管用,也不见下岗潮出现时,有人倒霉。

说到底,好多人都吃大锅饭吃成了废物,年龄四五十了,突然间没工作,一家老小干瞪眼,日子自然没法过。

其实只要他们肯放下架子,还是有很多工作可以做。

就比如大排档、餐馆,都是可以做的。

东方红钢铁厂的工资高了,也更忙了,大伙没时间回去做饭很正常。

晚上加班累了,吃点夜宵也很正常。

可是这些人,根本看不起这些小本买卖,觉得掉份。

宁可饿着,也要耗下去。

陈飞进自然不会惯着他们。

不过,最倒霉的,摸过月陈飞进的老爹陈道平。